• <tbody id="49hzu"><pre id="49hzu"></pre></tbody>

    <rp id="49hzu"><ruby id="49hzu"><input id="49hzu"></input></ruby></rp><thead id="49hzu"></thead> <em id="49hzu"></em><tbody id="49hzu"></tbody>

  • <dd id="49hzu"></dd>
    #
    客服熱線:0311-85395669
    資訊電話:
    139-32128-146
    152-30111-569
    客服電話:
    0311-85395669
    數據指標

    人民數據鄭光魁:“東數西算”和數字經濟將帶動數據中心全產業發展

    時間:2022-03-08 18:36:46|來源:我的鋼鐵|瀏覽:|評論:0條   [收藏] [評論]

    前不久,國家發改委、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通知,同意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內蒙古、貴州、甘肅、寧夏等8地啟動建設國家算力樞紐節點,并規劃了…

    前不久,國家發改委、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通知,同意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內蒙古、貴州、甘肅、寧夏等8地啟動建設國家算力樞紐節點,并規劃了10個國家數據中心集群。至此,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體系完成總體布局設計,“東數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啟動。

    “東數西算”工程投資將拉動相關市場需求,部分上市公司股價大漲。市場認為,短期IDC建設供應商優先受益,中期網絡層光通信增量明確,長期來看算力提升成本下降,數字經濟規模將進一步提升。另一方面,“雙碳”能耗指標驅動高端溫控解決方案快速普及,相關產業鏈或將迎來較快增長。

    從近幾年國家部委和省區市出臺的規劃文件中可以看出,區塊鏈、數據要素、數字經濟之前被頻繁提及,這些概念與“東數西算”是什么關系?數據交易所在其中將扮演怎樣的角色?哪些上市公司值得關注?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走到了哪一步?互聯網原住民能產生哪些高價值數據?我們有幸邀請到人民數據管理有限公司(國家大數據災備中心)總經理、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副主任鄭光魁接受專訪,帶我們深入了解“東數西算”。

    分析師:區塊鏈、數據要素、數字經濟與“東數西算”之間是什么關系?從已經出臺的文件來看,我們應該如何理解國家在這些領域技術、制度、市場方面的布局?

    鄭光魁:隨著數字技術向經濟社會各領域滲透,區塊鏈、云計算等新興數字產業逐漸壯大,我國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全社會數據總量呈現爆發式增長,數據資源存儲、計算和應用需求大幅提升。但由于我國東部地區土地、能源等資源日趨緊張,大規模發展數據中心已難以為繼。迫切需要構建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算力樞紐體系,促進數據要素流通應用。

    簡單來說,就像南水北調、西電東送、西氣東輸中的水、電、氣一般,東數西算工程流通的是數據,輸出的是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算力。數字經濟發展,數據要素市場化需要建設這一新型算力網絡體系。“東數西算”工程的實施也將促進數據要素流通應用,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做優做強。再從技術上來看,區塊鏈就是協同全國算力網絡、建設國家樞紐關鍵節點的底層技術支撐之一。例如,基于“5G+區塊鏈技術+邊緣計算”的低延時技術能針對實時性較高的應用需求,有效控制數據中心端到端單向網絡時延,提高算力調度能力。

    目前,國家出臺了《“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十四五”國家信息化規劃》《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總體方案》《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協同創新體系算力樞紐實施方案》等相關文件,在技術上,國家將重點關注技術創新、行業發展、有序監管這三方面。在制度上,將進一步完善健全數據開放、數字經濟發展相關機制、完善法律法規,破除制約數字經濟發展的根本性、制度性障礙;探索建立數據要素流通規則;加強多方政策協同。在市場方面,加速構建數據要素市場,推進數據確權和分類分級管理,暢通數據交易流動。同時,在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設施建設上,促進全國范圍數據中心合理布局、有序發展,避免一哄而上、供需失衡。

    分析師:“東數西算”是字面的意思么?數據存儲在東部,傳輸到西部完成計算,然后將結果提供給大部分在東部的用戶?

    鄭光魁:“東數西算”是通過構建數據中心、云計算、大數據一體化的新型算力網絡體系,將東部算力需求有序引導到西部,優化數據中心建設布局,促進東西部協同聯動。如果從字面上理解,就是要推動算力資源有序向西轉移,促進解決東西部算力供需失衡問題,更好為數字化發展賦能。

    目前國家規劃布局的八大國家算力樞紐節點和10個國家數據中心集群并非只位于西部地區,如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應用需求強烈的節點也布局有數據中心集群。“東數西算”工程通過算力設施由東向西布局,目的是充分發揮西部地區可再生能源豐富的優勢,讓西部的算力資源更充分地支撐東部數據的運算,推動形成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算力樞紐體系,提高數據存儲、計算、傳輸與應用的能效,促進全國數據要素流通應用,實現數據中心綠色高質量發展。

    分析師:很早就有公司和政府在推動大數據交易,并成立了交易所。數據要素與工業互聯網關系密切,我國的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走到了哪一步?目前有哪些數據在進行交易?您覺得還有哪些數據具備成為數據要素的潛質?

    鄭光魁:雖然全國多地都已經開展了大數據交易相關實踐,但很多大數據交易所的發展情況并不盡如人意。目前,我國數據市場交易模式尚處于初步探索階段,在數據開放共享、交易機制設計、數據產權等相關制度完善,以及數據確權和數據定價環節仍面臨諸多挑戰。

    數據要素市場化培育是一項系統性工程,目前在政策方面,國家正加快數據產權保護和數據流通等基礎性制度建設,并以推動開放公共數據為突破口,充分調動市場主體的積極性,開展試點工作,在多方博弈中探索建立數據要素流通規則,加快建立數據要素定價機制。在實踐上,已經出現了一批新型數據交易機構,如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北方大數據交易中心、北部灣大數據交易中心、上海數據交易所等。

    據行業權威機構統計,目前我國90%以上的數據交易還是來自于“場外交易”。其中,大部分交易的是產業數據、企業工商數據。各地各級政府對于核心數據要素資源的流通交易仍持謹慎態度,一些優質的政務數據尚未進入到流通交易中來,亟待進一步開發、開放、共享。而互聯網數據與個人隱私密切相關,其流動受《個人信息保護法》等相關法律監管。

    至于什么樣的數據能成為生產要素?實際上,社會公眾和各個社會主體在生產生活過程中所產生的所有信息數據,經過規范治理后都能成為數據要素。但并非所有數據要素都是數據資產,只有經過資產化配置之后的數據要素才能轉化為數據資產,進入交易流通!兑厥袌龌渲镁C合改革試點總體方案》針對數據要素市場提出,要優先推進企業登記監管、衛生健康、交通運輸、氣象等高價值數據集向社會開放。政務數據,尤其是上述高價值數據集的開放會是國家接下來重點推動的方向。

    分析師:目前傳統的互聯網頭部企業發展遭遇流量紅利瓶頸,未來數字經濟發展的重點在哪里?“東數西算”和數字經濟的發展將利好哪些上市公司?

    鄭光魁:關于未來數字經濟發展的重點,《“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中已有明確解答。“十四五”時期,我國數字經濟將轉向深化應用、規范發展、普惠共享的新階段。規劃圍繞統籌建設數字基礎設施、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深入推進產業數字化轉型、加快推動數字產業化、持續提升公共服務數字化水平、健全完善數字經濟治理體系、強化數字經濟安全體系,以及拓展數字經濟國際合作,部署了八方面重點任務。

    從所涉及的產業鏈來看,“東數西算”和數字經濟的發展將直接帶動數據中心全產業發展。作為算力網絡基礎的硬件設施以及通信網絡結構優化也將使高性能芯片、網絡光纖等產業受益。“東數西算”作為數字經濟時代的“南水北調”,除了促進上述科技方面的發展,綠色低碳也是一條不容忽視的主線,如電力、新能源等行業。此外,數據安全方面的監管不斷加強,數據安全流通等技術迭代優化,數據安全行業的發展也迎來了新機遇。“東數西算”和數字經濟的發展一定程度上利好這些行業的相關上市公司。

    分析師:人民數據在數字經濟大潮中如何找準自身定位?在新一輪數字經濟“西部大開發”中,做了哪些布局?未來幾年,主要的客戶和目標市場在哪里?

    鄭光魁:人民數據作為大數據“國家隊”,承擔著“黨管數據服務人民”的使命,以“聚數興民、以數便民、用數利民、智數惠民”為己任。

    人民數據在數據要素市場化方面展開了全方位探索,通過三種身份不斷創新實踐。一是針對數據供給和數據需求存在信息斷層的情況,人民數據承擔起“中間人”角色。人民數據對接多個行業的全國全量數據,以平臺和產品的形式向地方政府、市場主體等需求方提供合法合規的數據支持,緩解數據供給和數據需求斷層。

    二是針對數據要素交易市場同質化嚴重的弊端,人民數據承擔起了特色市場“建設方”的角色。目前,國內已經建立的各類數據要素交易市場超過30家,由于數據要素流通依托互聯網,不受地域限制,且數據可復制,大量交易以場外點對點的方式進行,數據要素交易市場同質化嚴重、國內數據要素交易市場難以建立有效的競爭壁壘;诖,人民數據致力于打造具有地方數據特色的數據要素交易市場項目。我們已經與多地達成戰略合作,共同建設本地的數據要素交易市場以及綜合性數據服務平臺。

    三是汲取各地大數據交易中心已有的經驗教訓,人民數據承擔起了后交易市場“運營者”的角色。根據行業權威機構統計,目前國內數據交易90%以上來自于“場外交易”,很多大數據交易所發展形勢并不樂觀,關鍵原因是交易所交易的數據源體量、核心數據源的質量都不太好;數據交易方式并不受制于物理空間的場內以及線上交易。汲取了現有各大交易市場的運營經驗,我們認為“數據要素交易市場”不應僅是一個數據資源供需雙方“買賣撮合”的場所,而是一個綜合性服務平臺。就像路邊的小商小販雖然便宜方便,但缺乏必要的質量管理與聲譽保障。購買品質、聲譽較好的商品還是需要在正規的商超完成交易,因為正規交易場所不僅提供了買賣場景,還在質量、價格、買賣雙方權利及服務等方面提供必要的保障。因此,我們和地方打造的特色數據交易平臺都將承擔起數據要素后交易市場“運營者”的角色,探索數據交易的創新場景,為數據交易中心提供綜合服務。

    此外,人民數據還率先推出了我國首個數據確權平臺。通過打破數據行業壁壘,建立數據合法合規流通機制,整合優質數據資源應用,在數據的存、管、用方面進行融合。目前,已經初步實現了政府數據、企事業單位數據、互聯網公共數據的安全流通和數據創新融合應用。未來幾年,人民數據仍將堅持打造安全、高效、開放、共享的國家級大數據平臺,并致力于做好各級黨政機關、央國企、民企等大數據“存、管、用”工作。(作者郭興華,系中經社區塊鏈首席經濟分析師)

     
    延伸閱讀
    上一篇:肖亞慶回應工業經濟、制造業、5G、中小企業等相關熱點問題
    下一篇:五大關鍵詞解碼2022年中國經濟形勢
    分享到:
    [騰訊]
    關鍵字:API handler does not exist

    宏觀經濟排行榜

    更多+企業招聘

      春药刺激国产老富婆露脸
    • <tbody id="49hzu"><pre id="49hzu"></pre></tbody>

      <rp id="49hzu"><ruby id="49hzu"><input id="49hzu"></input></ruby></rp><thead id="49hzu"></thead> <em id="49hzu"></em><tbody id="49hzu"></tbody>

    • <dd id="49hzu"></dd>